“望闻问切”看中医抗疫成效
2020-06-20

    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,中医药成为中国抗疫方案的最亮点。作为一个中医人,在自信自豪的同时也应反思,如何担负起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时代使命。笔者认为,中医通过“望闻问切”,扶正祛邪,从硬核战“疫”中坚定了中医自信。
          
    一是望。看疗效,临床疗效是中医药的硬核通行证。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总有效率达到了90%以上。看格局。“华夷愚智,普同一等,皆如至亲之想”是中医人的胸怀。病毒没有国界,疫情是人类共同的敌人。我国及时主动同世卫组织合作,分享中医药抗疫情况,把最新版中医药诊疗方案翻译成英文。通过多种渠道,主动跟有需求的国家和地区分享救治经验。中国向多个国家和地区捐赠的物资包括中成药、饮片、针灸等药品和器械。选派中医师赴外支援,并一直与境外相关专家保持着密切联系。
  二是闻。听决策声音。疫情发生以来,习近平总书记在个多会议部署和调研中提及中医药,要求坚持中西医并重。听专家声音。张伯礼院士认为中医药对新冠肺炎防治可全程发挥作用。黄璐琦院士表示,中医药全面、全程参与防控救治,对改善症状、加快核酸转阴、促进恢复出院等均有很好效果。仝小林院士指出,这次大疫是一次大考,也让我们重新衡量中医在未来医学体系中的位置。钟南山院士同样认为,中医药在新冠肺炎治疗早期就需要介入。临床一线西医医生反馈,中医药能舒缓患者情绪,对西医较难管理症状有奇效;中医药可治小气道痰液堵塞,对患者后期恢复有帮助。
  三是问。问中国战“疫”史。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大疫超过200次,中医药的发展史,某种程度上,可以说是一部抗击瘟疫的战争史。从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论》到温病学,中医药形成了六经辨证、卫气营血辨证、三焦辨证等多种辨治体系,创制了大量经典名方。清肺排毒汤,正是由麻杏石甘汤、小柴胡汤、五苓散、射干麻黄汤4个经方演化而来。
  四是切。切循证依据。张伯礼院士对800例新冠确诊患者进行证候学调查分析,为中医辨证论治提供了科学指导。国家对已经纳入诊疗方案的中成药和方剂,临床疗效同步观察研究,提出金花清感颗粒、连花清瘟胶囊、血必净注射液和清肺排毒汤、化湿败毒方、宣肺败毒方的“三药三方”。切中医病机。仝小林院士将本次新冠肺炎中医病名定为“寒湿疫”,以“寒湿疫”理论为基础,制定了分期辨治方案。王永炎院士认为本次疫情属于中医“寒疫”范畴,主要病位在肺,其次病位在表卫、脾胃。
  中医学以科学为基石,作为中医人,要深刻领悟传承精华,守正创新,在发展中医中践行大医精诚。